导演点评

 

钟甦 《花好月圆》政治上坚定的无论左中右派都会让人尊敬,但商业利益披着意识形态的外衣对独立电影节进行查禁,是对意识形态这个词的侮辱。让人疑心国内大部分所谓理想主义的政治问题,其实都是无聊而实用的经济纷争。压制民间影像的势力之一正经历着从政治到商业的转变,独立精神本身是否也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廉价?

-Zhong Su (Perfect Conjugal Bliss)

 

王我 《没有电影的电影节》我觉得,从2011年至今的几年来,在宋庄没有办成的这些影展才是真正的影展,全世界少有这样的影展——敢于抗争的影展,争取自由的影展。

-Wang Wo (A Filmless Festival)

 

Yang Pingdao portrait

杨平道《生命的河流》我拍电影有时只是听从内心的声音,但在中国这样有时可能不被“允许”。所以很多作者要自我审查,这是选择的问题。我非常需要国内观众看我的作品,因为我拍的是这块土地上长出的故事。就电影节来说我觉得获得国内的电影节认可也是更重要的事情,但实际意义来说,国外的电影节更能成就一个中国独立导演,这是个矛盾

-Yang Pingdao (The River of Life)

 

 

 

 


—Ó√˜√˜µº—›’’
杨明明《女导演》中国有很棒的观众,懂得思考,但数量不多。这是一个缺乏态度的民族,缺乏判断力的民族,甚至缺爱。相反,我也不会刻意迎合西方观众,我也不懂他们为何愿意看表面化的中国苦难(或者说符号化的)。但交流使我们共同进步。电影让我告别了平庸的幸福方式。我无法在巨大的谎言中欺骗自己生活是美好的。我的作品是诚实的,如同对待真理。

-Yang Mingming (Female Directors)

 

 

 

 

 

–Ï»ÙÃŒ

徐若涛《玉门》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最近在中国能够创造独立电影,艺术电影的环境如何?很好,话题多多,我已经不喜欢讲故事了,希望作品里像我们的生活一样包含了诸多的困境和愤怒。我不认为参加国际大电影节是工作目的。因为我个人而言已经放弃了发行或盈利的目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Xu Ruotao (Yumen)

 

 

Cut-Out-the-Eyes

徐童《挖眼睛》我认为看见是改变的开始。我希望我的纪录片是提供给人们去思考的原料。它可以从改变一个偏见开始,甚至去改变一个世界。

徐童《挖眼睛》我的纪录片描绘了中国底层社会游民生活的情境。尽管他们会因为是妓女、小偷或者江湖艺人而显得微不足道,但是,他们异常惨烈而又悲喜交加的故事(诸如本次影展放映的《挖眼睛》Cut Out the Eyes),迫使人们不得不去思考我们置身的社会的不公与粗陋;不得不去正视来自人性深处的邪恶。

-Xu Tong (Cut Out the Eyes)

 

 

 

 

Spark Hu Jie

胡杰《星火》独立电影的美在于它的独立,这个独立的对面是把媒体控制在一个宣传机构的统一指挥之下的权力。独立、探索、发现给了你自由。

-Hu Jie (Spark)

 

 

 

 

 

 

 

¥‘∑µº—›’’

丛峰《地层1:来客》独立电影最好的、最合适的观众肯定是我的本土同胞们,遗憾的是,由于国内影展被限制,电影和本土观众见面的机会更少了。

-Cong Feng (Stratum 1: The Visitors)

 

 

 

 

 

边缘影像